中文文章

你要坚持下去啊!这句话我们都注重“坚持”这两个字,却忽略了当中还有一个“你”

#你要坚持下去啊 #我们只看到坚持 #却忽略了当中还有一个你 “咚咚咚。。。” 我暂停敲打了键盘。 Jason 进来了房间和我聊了一下, 他和汤米昨晚深夜的讨论。 讨论了目前@MY心理学团队的工作量, 还有对大家疲累的担心, 也拟定了一个调整工作量的计划。 看着这个计划,当时第一句话就是: “需要吗?”“是不是我们时间安排不好呢?” (你可以看到我对坚持的误区, 这也许也是很多人的误区。) 当和Jason再往下深聊, 才发现我忽略了不少, 包括团队每一个人的倦怠。 (哎,这是作为领导的失责) 面对疫情的打击, 我们一年里打着响当当的理想, 坚持每个星期写文章做直播。 希望可以不断地锻炼自己学习, ...
中文文章

越成熟,越稳重,就越不能吐苦水?

很多时候,我会见比我年长许多的个案。坦白说,很多时候,通常年长的个案看到我的时候,都会很讶异,“啊这么年轻哦?我说的事情他能理解吗?” 所以常常他们都会很不好意思地在我面前分享着他们的困扰。 在诊疗室里,我扮演的角色除了是名心理师,也是个晚辈,但透过同理心(empathy),我能够与比较年长的个案产生情感连接,从而踏进ta们的世界。 个案:我觉得自己很失败,竟然在60岁的时候才来说破产。真的是对我的孩子和老婆感到非常惭愧。 我:有和老婆孩子分享过你的感受吗? 个案:不能啊,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这样子。 【说着说着,他流泪了,哭的像个小孩。】 你也许会觉得很好笑,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哭得像孩子一样? 但当下的我不禁感为他感到痛心,究竟他是憋了多久,才会需哭得如此境界,这消失已久的男儿泪说明了“情感连接”对他来说早已变得非常陌生。 趁着这个机会,他终于能够把憋了已久的情绪高压锅,温柔地释放在这寂静的淡黄色小房间里。就简单说出自己的感受,显得非常疗愈,哪怕也只是那短短的90分钟。 很多人说,人越年长就越成熟,所以面对生活上的困扰的时候就应该够独当一面去解决。尤其是那些习惯了担当父亲角色的男人们,很多时候什么都会往身上扛,就算孩子们都能够自食其力了,也依旧如此,习惯把所有的忧愁善感都埋藏在心里,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 但是,我们真的有必要就因为我们长得了,成熟了,年长了就把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吗? 我们终究也只是人啊,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管我们是贫富贵贱,什么年纪,什么性别,什么族群,什么宗教等等等,情感连接是无法替代的基本需求。 然而,我们因为社会规范或是曾被否定而受伤害,所以“情感连接”这回事变得渐行渐远,很多人也因此变得更加“安静”和“孤僻”了。 【说出来】,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可怕。而真正可怕的是我们因为恐惧被社会审判,而选择了沉默寡言, 终日郁郁寡欢,最后坠入绝望心死的深渊。 就像刚提到的个案,在诊疗室里,我并没有给予太多方法或说太多的大道理(这些我相信他的人生历练比我还要来的多)。我只是提供了一个保证安全和隐私的空间,让这位老先生好好地说话,好好地被聆听。 没有强大的催眠术,也没有华丽的咨询技巧。但从老先生的眼泪中,我感觉到的是安慰。 在这里为在座的读者们送上一个虚拟拥抱“Virtual Hug”,因为今天是International Hug Day, 国际拥抱节! ...
中文文章

“我的孩子没有问题!”

到今天,这句话还盘旋在耳边。 记得4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 – 安亲班老师, 我接任的第一个班级是三个一年级的小朋友, 当时第一想法是觉得我只需要照顾三个小瓜罢了, 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吧? 开始授课了才知道教这一班的时候会有点吃力: 小朋友A证实有学习障碍(Learning Disabilities), 小朋友B吸收能力较慢+有行为和态度上的问题(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 小朋友C是插班生,且成绩偏差。 平常上课的时候小朋友A和C虽然吸收能力较慢, 但是还是蛮配合课程的, 而小朋友B常常都不在状况, 如果开始严厉地对待他, 小朋友B就会开始乱发脾气, 甚至是大喊大叫。 期中考成绩出炉。 不出所料, 三位小朋友的成绩都偏差, 尤其小朋友B的成绩是科科不及格。 见状,安亲班里的另外一位老师建议院长和父母谈谈小朋友B的状况, ...
中文文章

安慰我一下很难吗?

在感情里,是不是大家都这样? 认为男女在面对感情争吵的时候秉持不同的处理方式, 男生是问题导向,想尽快解决事情、找到解决方法; 而女生呢,则是情感导向,吵什么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你态度放软一些,安慰我就没事了。   在聆听女性朋友抱怨他们男朋友的时候, 常听到他们说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男生都这样? 难道安慰我一下很难是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很吊诡的事情? 我们是不是很常把自己的情绪责任丢给别人, 总是要求「对方」做到什么事情去处理「自己」的情绪, 而不是自己冷静、自己消化。    为什么总是把自己该负责的抛给对方呢? 甚至出现「受害者心态 (victim mentality):持此心态者认为所有事情都受外在控制 (external locus of control) ...
中文文章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位超级英雄。。。

#超级英雄 “如果你可以选择一个超能力, 你会希望是一个怎样的超能力?” “当拥有了这个超能力, 你想要做什么呢? 你想要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这个问题在心理治疗中, 算是一个奇迹题 (Miracle Question); 就是帮助个案暂时跳脱自己的困扰, 透过这个”超能力”的思考环境, 让个案回到心里最初的那个地方。 而这个问题, 从来都没有标准答案。 而这个答案, 只有来自于个案本身。 有些个案会说要帮助和Ta共同经历的人, 有些个案要时光倒流弥补遗憾, 有些个案要任意门找回儿时的自己。 当我问类似问题的时候, 我的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等待个案的答案来描绘色彩。 ...
中文文章

情绪失控并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

#情绪失控并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 【拿督伤人事件】, 不禁跑进去看了一看, 里面的留言内容我就不讲了, 有些惨不忍睹, (如果他不是拿督的话,不知道会不会酱惨), 对于这件事情我不予置评。 今天只是来聊聊“情绪失控”这回事, 说到情绪,其实很多人对自己的情绪很陌生, 我曾经就有位个案和我说, “不要有情绪那就最好!” 在做情侣咨商的时候, 偶尔个案会遇到伴侣的暴力对待, 不管是身体上的暴力还是精神暴力, 都必定会对另一方造成严重心灵上的伤害。 幻想若你在谈恋爱的对象, 时时刻刻像个定时炸弹, 而你无时无刻都处于恐惧,紧绷状态, 常担心自己会不会说错话或做错事, 而又会遭受怎样的惩罚, 终日伴君如伴虎, 试问这样的感情,怎么会有真诚的情感交流呢? ...
中文文章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为什么uncle aunty的资讯不正确,都根本不是重点?

在我写下标题里的两个 “最新消息” 时, 我发觉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开始冒冷汗, 脑海里闪出跑马灯,差点吐白沫。 因为 WhatsApp Group 里,自从去年三月开始 MCO, 直至今年的 MCO 2.0,长老们不是 po 长辈图, 就是不断散播 “最新消息”。 而许多的最新消息,到最后,只是一场空。 “这里这里警察明天会堵路。” “小心啊,某某超市场的货已经差不多扫光了,要买就赶快。” “我的某某某是卫生部高官,内幕消息说…….” 但当然,消息就好像投掷硬币一样, 50 ...
中文文章

“男人都是渣的”

#“男人都是渣的” #“你是文科生/商科生,你一定是成绩不好的” #“我的领导是女生,一定是没有男生了才选她的”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类似的评语, 也许不是和以上的例子完全相似, 但是我们都曾经因为一个行动一个特征一个身份, 被其他人归类为一个特定的类别(category)。 更或许是,我们曾经这样归类别人, 那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呢? 人类不喜欢不确定因素(unpredictability), 所以我们的大脑会自动将东西归类, 好让我们可以更迅速更方便地理解和认识一个东西。 就比如说,我们从小就知道大部分人类分成男生女生两大类, 所以如果一个人上男厕,我们会迅速地将这个人归类成男生。 可是当我们日常地将别人“归类”的时候, 我们可能不经意地对这些“归类”产生偏见或者歧视。 偏见与歧视(Prejudice and Discrimination), 可以说是归类的贬义词, 而这两者之间,有着细小的差别。 偏见(Prejudice)是思想上负面地归类人; 而歧视(Discrimination)是行为上, ...
中文文章

我来月经而已,为什么那么难以启齿

我相信作为女生,对此应该不陌生。 还记得中学的时候,忘记带卫生棉,和同学借的那场景。 连拿个卫生棉也要遮遮掩掩,生怕哪位男同学看到。 来月经最害怕的就是白色的校裙染红。 那一天就特别焦虑,总是问朋友裙子有没有弄到,甚至请朋友帮自己注意, 好像裙子一旦染红 就犯了什么大罪,好像这一切都是不应该、不允许发生的。 我们把这些自然生理的事情看成了一种「禁忌」。 就连告知他人因来月经而经痛不舒服想请假, 也会用各种形式代替「来月经」这三个字, 比如「亲戚来了」「大姨妈」「那个来」「小红」等等。 但终究为什么我们连自己每个月的月事, 这么正常不过的事、这么自然的生理现象, 都要拐弯抹角地说,为什么我们那么难以启齿? 社会从古至今对「月经」赋予了好多负面联想词, 造就了对月经的「社会污名化 (social stigma):指社会对某个个体特征的不公平对待、贴上标签 (labeling)」。 传统认为「经血」为不吉利、不干净,会带来厄运, 所以女生一直都被灌输 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看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 甚至有些女生曾因自己裙子被染红而被男同学取笑。 ...
中文文章

来谈谈网路霸凌

#56 不那么心理学的心理学 – 你的汤米 相信大家对网路霸凌都不陌生。除了见过别人被霸凌,也许自己就经历过霸凌,甚至我们无意中霸凌了别人却浑然不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最近一个帖子,一位直播主在直播如何化妆的时候,却被说“你应该删除你的户口!”,而直播主在看到留言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后,也终于忍不住掉泪。但是攻击却没有停止。。。有人还说如果你不能接受被攻击,就不应该直播。 虽然知道网路霸凌在每一处都可看见,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说一声: 干! 说另一个叫不同形式的霸凌 – 我弟弟最近和我分享,在韩国有一个youtuber投诉一家餐厅使用别人剩下的食物来招待别的顾客,并且把“整个过程”拍下来放上网。这个影片上传后,这家餐厅也被网友用一粒星猛烈攻击。 而所谓的“整个过程”,其实有很大部分都是这个Youtuber的猜想。事后,店主调出录像片,报警。。。这位youtuber才发出道歉文。(如果有读者追踪这个新闻,欢迎提供更多细节)但是很多网民却没有跟到道歉文,而许多一颗星的攻击也被没有拿下,最后这家店也被逼关店。很讽刺,撑过了疫情,却撑不过一个被扭曲的事实。 (根据我不深入的研究,我们应该无法看到CCTV的录像。但是道歉文和倒闭却是事实) 顺便分享我们MY心理学早期的故事,我们也受到类似的攻击: 1.当时我们并没有任何稳定收入,所以开启了Patreon,希望获得广大网友的一点点帮助。而因为我们的logo是灯泡,所以我们就想说,不如就用亮度来作为我们的衡量标准。如果你捐 RM 1,我们就把你比喻成蜡烛,以此类推。如果你捐RM 100,那你就是我们的太阳!(是的,这就是青春的我们) 让人无语的是,有一位网友就因此给我们一颗心的评价,然后留言说:你们做心理学,竟然卖蜡烛来骗钱! 我们真的是黑人问号。蜡烛下面不是写得很清楚吗?谁要卖蜡烛啦?还卖RM1? 2. 同一时间,另一位网友也忽然间给一粒星,理由是我们平台和别的非认证平台合作。咦,但是我们都做了调查,是没问题的啊。深入一挖,原来这位仁兄是这个所谓“非认证”平台的竞争对手。(透过职业和公司,超级明显的) 但是一位路过的网友会如何想呢? ...

Posts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