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文章

我们大人总是忘记孩子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

0

#我们大人总是忘记孩子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个三年级/四年级学生的时候,
我是在精英班里属于“中等学生”的群组,
所谓的“中等学生”就是在班上的排名是在中间的,
行为上中规中矩,成绩也是平平无奇,
是那些老师都不会注意到的学生。
就有一次,一位教国语性谭的男老师在班上分发测验卷子的时候,
和班上说了改考卷的指示,
(你会拿到你同学的卷纸,然后你根据我的报的答案帮你的同学改测验。)
当时候我正在和朋友说话,没有即时理解谭老师改卷纸的指示,
我就拿着我朋友的卷纸,
充满疑惑走了出去问谭老师,
“老师啊,这张好像不是我的卷纸,”(我知道我很不醒目,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谭老师在不理三七二十一的情况下,
扭我耳朵,把我拉到全班面前,
然后他一边用他的手指打打力的弹我耳朵,一边大声地骂道,
“我。。刚。。才。。讲。。的。。时。。侯。。你。。在。。做。。什。。么!”
我当即就哭了,我除了觉得很委屈,还有觉得非常的生气,
我回到座位,
在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伤心和生气的情绪下,
我把它们全都发泄在自己的文具上。(折断我的塑胶尺和木铅笔,可怜的文具。。)
那位老师并没有道歉或安抚我,
也当作没有一回事地继续教课。
后来在家长日的时候,
班主任提起了这件事情,
我也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觉得特别的委屈。

当现在回想起这件事情,
我明白为什么我和往后的老师相处时都有一道无形的墙,
我发现身边很多的朋友都可以和老师打成一片,
他们毕业后都会回学校探望老师,或是和老师打招呼。
反观自己,好像都从未和任何一个老师熟络过。

在学习上,能避免和老师说话,我都会尽量避免,
每次要和老师说话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很焦虑的感觉,
我那时真的是把全部老师都当成是训导主任,遥远的距离感。

后来,我在中学17岁考SPM华语科目的时候,
遇回这位谭老师 (他是监考老师),
当时他已白发苍苍,
但我对于他的生气还是很强烈的,
他虽然已经不记得我了,
也许对他来说,那次的“处罚”根本不算什么,
也许也对很多大人来说,这样的处罚根本是小菜一碟,
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那是无法磨灭的羞辱感。
我相信作为大人的谭老师,
也万万没有想到他那次的行为,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
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今天想通过我的故事来呼吁各位大人们,
请别以大人高高在上的视角去观看孩子的世界,
因为我们大人所认为的小事,
在孩子的眼中可以是全世界。

其实孩子的世界观根本一点都不复杂,
只是当我们慢慢地长大后,
经过岁月的”#摧残“,(或是磨练😂
我们很自然地失去了我们当初作为小孩时观看世界的视角,
甚至有时会变成我们当初小时候最讨厌的大人的模样。

我很感恩因为这份工作,
让我有机会和很多家长谈话,
帮助他们了解孩子的情况。
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常常会发现到,
家长们往往会以大人的标准或者是以大人的角度,
来要求孩子完成或是理解一些事情,

孩子和父母说在学校被霸凌了,
父母和孩子说:“霸凌不算什么,你以后出来社会做工你就知道,到处都会被欺负的。。。”
孩子和父母说他读书压力了,
父母和孩子说:“怎么读点书就压力了呢?我天天工作回来还有煮饭给你吃,我才是压力啊”
孩子和父母说我不想去寄宿学校,
父母和孩子说:“我想让你出去学习一个人生活,可以变得更独立一点。”
孩子和弟弟/妹妹抢玩具,
父母和孩子说:“你做哥哥/姐姐的要礼让弟弟/妹妹!”

大人很多时候会无意中地把自己世界的主观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
却忽略了孩子的内心想法和感受,
忘了问孩子一句:“这是你想要的吗?”

我希望正在看这篇文章的大家,
不管你以后是为人父母还是为人师表,
提醒自己,
别当那个成天望着白云和蓝天,
对着孩子严词说教,
比手画脚的大人,

而是做那个愿意放下身段,
尊下来,
和孩子们好好说话的大人。

因为当我们大人能保持和孩子同样高度的时候,
我们才能看孩子看到的事物,
听清楚孩子说的话,
说孩子明白的言语。

感恩你又耐心地读完了一篇MY心理学的文章。
我是MY心理学临床心理治疗师的庭锋,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面对面心理治疗预约:bit.ly/registermypsychology
线上视频心理治疗预约: bit.ly/registermypsychologyonline
联络我们:http://wasap.my/+601133445270

不那么心理学的心理学#6

Previous article

心理咨询到底要做多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