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文章

我们都以为我们是称职的陪伴者

0
我们成立MY心理学的这段日子里,
我们其实收到很多私信问关于,
“如何帮助我们身边患有心理疾病的朋友或亲人,”
所以我们昨天就在FB 直播讨论起了这个课题:
“别说还有人比你更惨,如何陪伴忧郁症患者”,
延续昨天的讨论,
今天文章分享关于如何做个称职的陪伴者。

面对心理疾病,
不管是患者或是家属,
无疑是非常不容易的。
其中的五味杂陈,
有自责,有痛苦,有坚持,有内疚,有遗憾,有勇敢。

很常有个案的家属进来诊疗室,
述说着他们对于亲人心理健康状况的担忧,
担心孩子没有一个良好的环境成长,
担心伴侣会因为ta说错什么而感到沮丧,
担心自己不能为家人提供很好的生活。
从小事到大事,都一手包办。
我打从心里真的是很佩服这些家属们。

我还记得我有位个案的母亲,
她和我分享她一路走来(单亲家庭),
所面对的焦虑,害怕,和恐惧。
我就好奇地问了她一句,“你为这个家真的付出了很多耶,真的很不简单。我发现你刚才的分享都围绕着你的孩子和父母亲哦,那你自己呢?你有空出些时间给自己做些喜欢做的事情吗?”
她顿时楞了一下,
然后热泪盈眶地说:“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

不知曾几何时,
我们在照顾别人的时候,
也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

“我要陪伴孩子健康地成长”,
“我要陪伴ta度过忧郁症这个难关”,
“我要陪伴父母度过安详的晚年”,
“陪伴”这两个字,
说出来很“容易”,
也听起来很“浪漫”,
但,“陪伴”这两个字也意味着我们是要付出的,
所要付出的精力和心理能量,
没有经历过恐怕是很难理解的。
也因为这样,
很多人会因为“陪伴”,
而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自己。

当我们决定要照顾或陪伴一个人的时候,
其实,我们更应该要照顾自己的感受。
这并不是自私,
而是因为如果我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我们所以为的“陪伴”将变得不堪一击。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很揪心的分享,
有位中学生终于考上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
当他拿着被录取的信时,
并没有表露出很高兴的样子,
也没有打算和他患有忧郁症的妈妈分享这份喜悦,
他的好友就很好奇地问他,
“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大学吗?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这名中学生说,:“我觉得我不应该在家里表露出我高兴的样子。”

这并不是谁的错,不是患有忧郁症妈妈的错,也不是那孩子的错。
而是当我们想要履行“陪伴”这两个字的时候,
不管是陪伴忧郁症患者也好,
还是陪伴自己的孩子或年迈的父母,
陪伴者会下意识忽略了自己的需要。
甚至长时间地压抑自己的情绪,
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想法等等。

我们以为我们都是称职的陪伴者,
但却在陪伴中迷失了自己。

亲爱的照顾者或陪伴者们,
请允许自己的快乐,生气,悲伤,甚至偶尔的厌恶。
请允许自己有适当的休息,
请允许自己偶尔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请允许自己可以去寻求别人的帮助和分担压力,
(亲人朋友,或者是任何心理健康工作者)
请允许自己,可以好好做自己。

最称职的陪伴,
也许就是从学习陪伴自己开始。

恭喜你又读完了一篇MY心理学的文章。

我是庭锋, MY 心理学 的临床心理治疗师。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预约心理治疗:wasap.my/+601133445270

 

今年,我要做一个笨人

Previous article

我不是心理疾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