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文章

为什么孩子不再跟你说话了?

0
最近诊疗室来了很多小孩的个案,
家长们都蛮常会问我这个问题,
“为什么我孩子都不跟我分享ta的事情的?”
而孩子呢,通常所面对的问题就是,
“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最近遇到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case,
刚好和这两道问题有关,
就是这名一脸焦虑中学生被父母带来诊疗所,
妈妈第一句话:快点和Gor gor 讲发生什么事情?
孩子二话不说就哭了。
因为Ta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难题,
“我要选理科还是商科?”
经过和孩子单独聊了后,
才发现到原来这是孩子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抉择,
而这项抉择将会影响ta往后的职业发展。
父母一方面想让ta自由选择,
但另一方面,却担心孩子的“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而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所以在这期间,被孩子对于选课的摇摆不定,
产生了一些不是那么愉快的氛围。
在和孩子单独聊天的时候,
除了帮助孩子在选课方面做探索之外,
我也和孩子一起聊一聊ta的兴趣,
孩子和我分享ta喜欢的音乐,
和ta很想当一名音乐人的想法的时候,
说的振振有词,嘴角上扬,
而ta眼睛竟然是发亮的!
孩子说,这是ta第一次分享自己的想法给其他人听。
Ta不知道要如何向父母陈述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看似对于大人简单的问题,
“理科还是商科?”,
对某些孩子来说却是压力山大,
对于一个不认识自己情绪和想法的孩子,
那就更不用说了。
孩子口中的“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自己,
听起来是多么的遥远和陌生,
好像是完全不认识自己似的。
往往大人在引导孩子的时候,
忘记了要让孩子认识自己,
而认识自己,
从允许他“做”自己开始,
但,“做自己”对于现代的孩子来说,
说多么的奢侈啊。
最近看了李崇建老师在ted-talk上的演讲,
对于他的题目感触良多,
(你可以到Youtube搜索:教育如何让孩子成为自己)
在演讲里他有提到,
他问家长:你愿意让孩子成为他自己吗?
家长通常都会答:愿意啊,我当然愿意让孩子成为他自己。
那你能允许你的孩子自由选择职业吗?
Ta可以当一名律师,ta也可以当一名漫画家,可以吗?
你允许你孩子自由的选择性取向吗?
Ta可以当个异性恋,也可以是同性恋,甚至是跨性人吗?
(说到这里,我相信也许会有些大人开始迟疑了)
你可以允许孩子有自己的意见,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吗?
你可以允许孩子有自己的情绪,认识自己的情绪吗?
其实当孩子在面对自己的情绪的时候,
我们大人在引导孩子的态度和方式是非常关键的。
孩子大哭大闹的时候,
妈妈会说:你再生气,我就要生气了啊。
当孩子面对压力的时候紧张的发抖的时候,
爸爸会说:不要紧张,有什么好紧张的?
当孩子和妈妈说ta 很伤心,因为朋友都不跟ta好了,
父母:不要伤心,不要哭,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朋友吗?
当孩子在公众场所哭闹的时候,
妈妈:你不要哭啊!再哭我就一巴掌打过去。
当一只鸟在笼子关太久,
你把笼子拿掉了,
它也不会飞了。
同样的,当一个孩子的情绪长期不被受承认,被打压,
Ta和自己的情绪,失去了链接。
Ta 不认识自己的情绪了,
那试问,
Ta 还能由衷地接纳自己的情绪和意见吗?
我曾经就目睹一个孩子,
如何从一天到晚叫“妈妈!妈妈!妈妈!”
变到连一句话都懒得和妈妈说。
这其中的改变,
你真的认为只是单纯的青春期叛逆吗?
当我们在责怪孩子为什么不和我们说话的时候,
我们大人能否暂时先把架子放下,
重新检视自己在给与孩子反应的时候,
我们有没有在平等的位置进行交流?
我们有没有在敷衍ta们呢?
(你自己玩,不要烦爸爸先,爸爸在忙着呢。)
又或者,
我们有没有一直在用“都是为你好”的言语和态度,
来和孩子说教呢?
(要考试了为什么还不温习?你以为考好成绩是为我以后好的啊?不是为你自己。)
如果下次大人有这份荣幸,
孩子愿意和你分享ta 的大小趣事的时候,
也许我们大人可以学习保持一颗好奇的心,
去了解,去聆听,
去融入ta们的世界,
重新和孩子建立这个信任的桥梁。
我是庭锋, MY心理学的临床心理师,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MMA 对决 咏春:为什么你对传统的执着会阻扰你前进。

Previous article

我们常常高估一年可以达到的成就,却往往低估了十年可以达到的成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More in 中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