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文章

我喜欢听伤心歌,我有“问题”吗?

0
上班路上,一路我和同事都很安静。唯一发出的声音是我在车上所播放的音乐,一个我最近爱上的另类摇滚乐团,Greet Death。当时,那首歌, “Strange Days”,已经进入尾声,吉他的声响在背景形成了排山倒海般的音墙,而主唱在唱出以下两句歌词后:
奇妙的日子,死者嬉戏的所在,
(And strange days, where the dead boys play)
我们颓废,爱人们弯腰折断。
(We all waste, lovers bend and break)
便重复以下的一句话,直到歌曲完毕:
“而现在,我们喜爱的似乎只有黑暗。”
(And now all we seem to love is the darkness)
大概重复了十一次吧。(顺带一提,这整张专辑都很棒,大推 — Greet Death 的 “New Hell”)
歌声完毕,吉他声零散地熄灭,在另一首歌开始之前,有一段近乎永恒的静寂。他缓缓地转头对我说,“我每次坐在你车上,你好像都在听这样 dark 的音乐。为什么你会喜欢这种歌的?”
当时我含糊地回答说,“也不清楚诶,可能我觉得很疗愈吧。” 或许这个答案之中有些许的真相,不过可能也不完全地表达我真正喜爱悲伤或很黑暗的艺术作品的原因吧。“疗愈”这个形容词,或许还是很敷衍。
如果我仔细去回想,其实我已经被问相似的问题不少次了。每当有同事或朋友坐上我车,通常在我的播放清单进入第三或第四首歌时,他们多数都会转头过来,眉头微蹙,询问我听这类歌的原因,声音里总有一种担心 “你还好吗” 的音质。(曾经也遇过一个只是单纯问,“这就是你平常听的歌?”,在我回答 ”哦“ 之后,车上静得尴尬,两人不再发言)
不过要在这里先澄清一番。我喜欢这类型的音乐,不管是比较 emo 的独立摇滚/另类摇滚 (indie/alternative),愤怒的朋克摇滚(punk rock/hardcore),还是比较暴力的重金属类音乐(比较中意的是 black metal, doom, 和 sludge),实验型音乐 (比如噪音音乐/摇滚 (noise music/drone music/noise rock),都不是因为我想比别人特别,或者像一个叛逆的青春期少年想要证明自己很前卫,很非主流(虽然我曾经有过这一段日子,不过那也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原谅我当时年少无知好吗?)。
就好像我们在阅读小说或漫画一样,音乐这种艺术作品是双向的。一方是作者/艺术家所制造的产品:过程中,他们会在他们的作品中置入含义,或他们觉得对他们有意义的经验。另一方则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在观赏/聆听/阅读的过程中,我们会进一步以我们的世界观来经历这些艺术品,置入自己的含义。这就是为什么一首歌,对两个人就会有两种含义,没有一个人的经历方式是100%一模一样的。
所以我们在欣赏一个艺术作品的时候,绝对不是被动式的静静坐在那边什么都接受。相反的,我们其实正在主动地用我们的想象力/冥想来重新诠释我们从外界所接收到的种种文字,旋律,映像,含义。
我们,透过艺术品,进入了一个我们或许熟悉,又或许不熟悉的空间。举个例子:我不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但我能透过聆听一位患有抑郁症的歌手所写的歌,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心声。这个了解当然不可能完全,但我能短暂地,尽管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以他们的眼睛观察这世界。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 Nine Inch Nails 的 “Hurt“。歌词里写的是一位因为毒瘾绝望而自残,自杀的人,但主角用日常的语调,述说着可怖的场景:
今天,我伤害了自己
(I hurt myself today)
来测试自己是否还有知觉
(To see if I still feel)
全心全意注意那个痛觉
(I focus on the pain)
唯一真实的感觉
(The only thing that’s real)
在一些抑郁症患者的言论区里,看到许多人也承认他们的自残经验,以及这首歌如何在那时陪伴他们度过日子,也不禁觉得音乐,尤其悲伤的音乐,其实对于一些人来说不是”只是一首歌“,而是一个真相。https://www.depressionforums.org/forums/topic/116769-is-listening-to-depressive-music-when-depressed-bad-for-you/
听悲伤的歌(或者任何比较倾向于“负面”情绪的歌)给予我们一个机会来了解这些情绪。在这过程中,歌手和聆听者,聆听者和其他聆听者,产生共鸣。
如果我们此时此刻正经历着悲痛的事,透过伤心的歌,我们能透过别人的歌词,或一个动人的旋律,抒发情感(谁没有过因为失恋而坐在椅子上,望着微雨的窗外,听着周杰伦,或林俊杰,或王力宏的经历?)。
(当然在悲伤的时刻也不要只听悲伤的歌,就这样没完没了的听,因为也有可能导致我们逃脱不了那个循环)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透过重金属音乐,或 punk rock,来短暂放纵自己,在空无一人的房里,带着耳机发羊颠似地乱跳乱点头,因为他们的吼叫犹如邀请我一般,一起狂喊啊。这对于一个正在经历着同样情绪的人来说,不管是悲伤,不管是愤怒,是多么欣慰的事,因为我们不必孤单的面对我们各自的挑战,因为有人也和我们一样,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或许他在台湾,或许他在纽约,但那一刻,我们都一样。
这篇文章的用意不是要批评主流音乐或开心的音乐没用,悲伤的音乐很深奥等等的废话。
但我相信音乐,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有他们的存在意义。就好像我朋友 Gary 有时会引用的一句心理学家的话:“要走出悲伤,有时我们必须要先走进悲伤”。我鼓励的,是我们开拓我们的视野,一步一步的,慢慢踏入一个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存在的领域里,或一个你原本不敢踏进的情绪里,在那里会有另一把声音,另一个场景,等待我们去谅解,去体会。
我是Jason, MY心理学咨商中心运营经理,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正好明我们也会更深入讨论有关悲伤音乐等等的话题,记得明天九点收看我们的 FB 直播哦

“你变了”,不是一件坏事。

Previous article

你能否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More in 中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