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文章

缘无故感到惊恐万分,徘徊在生死边缘。

0
我还记得那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我和朋友到我家旁边的游乐场上嬉戏,
当然说到游乐场,
少不了滑梯,秋千,和跷跷板。
我当时的个子比较瘦小,
所以和我朋友小胖在玩跷跷板的时候,
我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个。(当然今时不同往日)
当我们都玩得很不亦乐乎的时候,
小胖突然离开他的座椅!
(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我从高空中瞬间摔落,
砰!的一声。
我瞬间心跳加速,
我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心跳的砰砰声,
我当时好像没有办法呼吸,
感觉就好像快要窒息似的,
周遭的环境都变的很陌生,很不真实的感觉,
我以为我就快要死了。
所幸附近的Uncle Auntie 看见我难受的样子,
很快地走过来拍拍我的背,
想让我呼吸顺畅一点,
过了一会儿,大概15 到20 分钟吧,
我冷静下来了,
虽然有点昏眩的感觉,
我的呼吸变回原来的节奏,
心跳声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那件事情后,
(当然,我没有跟小胖好了。)
我对跷跷板这个东西感到害怕,
也对“高”产生了一定恐惧感。
我记得我连云顶高原小孩子几米高的跳楼机都不敢坐,
更别提其他的云霄飞车。
到后来,在我就读临床心理治疗硕士的时候,
我才惊觉发现,
原来那时候的我也许正在面对着的是惊恐发作(Panic Attack)。
所幸的是,类似惊恐发作在那次之后就没有发作过了。
但,其实惊恐发作非常普遍,
普遍到,连我的伙伴Gary也面对过惊恐发作 。
(他在之前的文章有提到过)
最近因为疫情关系,
我也接到了很多类似恐慌症(连续收到惊恐发作的困扰)的个案,
他们都个别去了很多医院,
看过了很多医生,
照了很多X-ray,
照了心电图,
甚至做完了身体上的一切检测,
医生都和他们说没有发觉到有任何问题。
但,他们常常不解的是,
这个惊恐的感觉还是会在他们不经意的时候,
在早上,在中午,在半夜,
突然闯进他们的生活,
打扰他们的世界。
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去运动了,
因为害怕惊恐发作,
他们会避免开车到远的地方,
因为害怕惊恐发作,
他们拒绝与好友的邀约,
因为害怕惊恐发作,
这个害怕惊恐发作的感觉,
就像是绑在身上的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不知道何时会引爆。
恐慌症从他们身上夺走的不只是健康,
而是他们的生活,自由甚至是快乐。
可惜的是因为种种原因,
这其中包括大众对心理疾病的误解,
以及大众对于心理健康的意识还不高等等。
(我们会在提高心理健康意识这里继续的加油推进!!)
通常患者都会到了很后期,
(已经是经过了许多医疗上的检测)
才会咨询心理师或者是精神科医生的。
毕竟,谁会愿意相信是大脑生病了呢?
但其实,恐慌症并不可怕,
(当下是非常可怕啦)
只要接受治疗,
很多个案都能得到缓解,
并且重回到自己的生活,
继续过一个自在满意的人生,
所以如果身边的人有类似的症状,
不妨建议寻求专业的心理评估(心理医师或精神科医生),
这样,也许就可以少走一点冤枉路了。
你可以到youtube 寻找香港艺人李珊珊公开自己患上恐慌症的心路历程。
也许可以帮大家了解。
我是庭锋, MY心理学的临床心理师,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为什么要发射火箭,地球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Previous article

感觉不在了,还可以爱一个人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More in 中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