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文章

“我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

0
相信有一部分的人曾经有问过自己:“我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 “难道我的人生就是这样做工睡觉做工睡觉然后到死为止吗?”
我也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是一位销售员,为一家眼镜框的供应商打工,成天挨家挨户上别人的店面询问顾客是否要买公司的产品。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会做上这份工的?明明就是一位大学毕业生,持有心理学学位文凭,干嘛去卖眼镜呢?其实说真的,我也并不完全了解当时的选择。也许是刚毕业,看到身边的人各个都朝向未来前奔,而我也不甘停滞,所以一看到有一份工作就什么也不想就去干了。(所以就是蠢嘛,还找借口)
其实那段时光还蛮模糊的。日复一日,每天就是重复以下的步骤:九点到办公室,十点开会,十一点和同事去附近的茶室吃午餐,谈同样的话题,“诶,某某某很厉害拖帐”,“哇,老板很刻薄”,“最近行情好差(从来就没有好过)”。十二点从办公室出发,去顾客的店(来来去去就那二,三十间),到店时聊同样的天,“老板最近生意怎样?”,”我们有减价哦“。一天去四到五间店,每一间都谈同样的话题。七点下班,塞车回家。吃晚餐,躺在床上玩手机,睡觉。
这样的生活重复了三年多。
其实我们的日常生活,不就是如此吗?日常生活就是充满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习惯,有着自己的一套规律,什么时候做什么,喜欢去哪里吃东西,放工后会到哪里摇晃。每一天这样子过,有错吗?
可能是不知足吧,还是纯粹吃不起苦,我那时就是很想逃脱那种规律,那个乏味的销售员生活。心里也总是充满恐惧和斥责自己的声音。“难道就只有这样而已?” “我,就仅此而已吗?”
(*注:我这里讲的不是忧郁或心理病患者会有的绝望,而是比较普遍的质疑)
因为枯燥的日常生活或工作生活而感到纳闷,想逃离,想重新开始,我觉得这是对于一部分人再正常不过的心情。也许有些人负担不起辞职的代价,或重新开始的风险,但也不代表他们重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许多人都会认为询问人生意义这类问题的人是吃饱没事做,或者是想跟自己找咋,弄得自己头晕目眩,不断追随一个抽象的概念。或者归类会问这类问题的人为弱者,不坚定,没有明确的目标。
但也许这份不满,这份恐惧在告诉着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我必须在我的生活中引进新的元素。
也许有些人会选择去旅行,看看世界,在外界追寻平日得不到的刺激感,把自己的生活整顿成充满冒险的时光。
也许有些人会选择去不断地学习。同样的,这也是一个冒险的旅程,透过思想追寻真相和答案,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定位,目的,和意义。
旅行,冒险,学习。这些都是值得一试的行为,可以让你的人生增添更多的色彩。不过他们都需要时间和金钱(恰恰两者我都缺)。所以我试了第三种方法,透过自己的眼睛寻找这世界的美妙。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叫“Paterson”。算是一部独立制作的艺术片吧,所以剧情可能会对许多人来说比较单调。电影讲述的是一位巴士司机一个星期的日常作息(看到都觉得有够闷的)。男主角的人生其实非常枯燥,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每天往返同样的地方,载着乘客兜圈圈转。放工后在家迎接他的是体贴的妻子。故事也从来没有让他们两个之间起争执或什么类似的剧情。日子就如以上述说的平凡和恩爱。主角 Paterson 和妻子吃晚饭后就会到街角的一家酒吧喝啤酒,和调酒师聊些有的没的。有够单调的。
不过这位巴士司机与众不同之处是,他同时也是一位诗人,虽然除了妻子之外没有人知道,所以总是悄悄地在午饭时间或开工之前在笔记本里写下脑海里片段的句子,或他所观察到,也值得记载的画面。他的日子很平凡,他所写下的诗句也很平凡,但他所看到的世界是美丽的,虽然是一种静悄悄的美,不夸大,很写实。
有一天,在他比妻子早醒的早晨内,他在工作开始前于他的笔记本里写下(我草草翻译):
“辉光”
(“Glow”)
当我比你早醒时,而你的脸
(When i wake up earlier than you and you)
是面向着我的
(Are turned to face me, face)
脸贴着枕头,头发散乱在枕头边缘
(On the pillow and hair spread around,)
我趁这个机会凝视着你,
(I take a chance and stared at you,)
惊呆了,但又害怕
(Amazed in love and afraid)
你此时此刻会睁开眼
(That you might open your eyes and have)
然后被我吓倒。
(The daylights scared out of you.)
但也许因为如此
(But maybe with the daylights gone)
你会看到我的胸口和我的心
(You’d see how much my chest and head)
为你而引爆,
(Implode for you, their voices trapped)
所有的声响困在里面,犹如未出生的孩子
( Inside like unborn children fearing)
害怕他们再也不会见到日光。
(They will never see the light of day.)
墙上的缺口隐隐发光
(The opening in the wall now dimly glows)
灰蓝,阴沉的光。我绑上鞋带
(Its rainy blue and gray. I tie my shoes)
下楼把咖啡机打开。
(And go downstairs to put the coffee on)
在我交出辞职信之后,我为公司做出最后一次的北马 outstation。在那次的旅程里,我刚完成玻璃市 Kangar 区的销售,所以接近傍晚时回往 Alor Setar 的旅馆过夜,明早再从 Alor Setar 回 Sg Petani 和槟城区。GPS 不像以往地引领我走高速公路,反而带领我用乡下小路回 Alor Setar,好似它也知道我这是最后一次的公干了,所以想要给我看看难得的郊外场景。
小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充满了低洼的稻田方块和灌木丛。远近耸立的是众多的石灰岩丘陵。天空是夕阳的余辉,地上翠绿,被地平线一干二净的分割开来。突然GPS 指使我转进一个很狭窄的小路,过了一阵子我才发现我竟然在稻田中央的小路上驾驶,狭窄得只要两辆车相遇,便必须有一辆车停下,让另一辆过。不过在那当下,我眼睛所碰到的画面都是无尽的色彩。
““人生的意义或许是抽象的,是不断更新的。也许很多人一世都在不断地追逐着他。但世界一直都近在眼前,而它的美妙也许就隐藏它的平凡样貌底下,等待我们去发掘,就像 Paterson 一样。只要我们用新的目光去观察,去探讨,它就在那里。
不管那一片绿叶在那枝头上有多久了,尽管你每一天都只是看着同一片绿叶,它永远都不会是一样的。每一天,每一分,都会引起新的发现。””
当时的我,和如今的我,都这样想。
往南的方向,我慢慢驾驶,心想这样的日子也无妨。
我是Jason, MY心理学咨商中心运营经理,
与你一起,从心出发。

Becoming A Therapist: Going Beyond ‘I Want To Help People’

Previous article

妈!我以后一定会买间大大的房子给你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More in 中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