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Xian
Yi Xian is a final year psychology student from University of Malaysia, Sarawak (UNIMAS) who is currently undergoing her internship under MY Psychology.
    中文文章

    我到底是谁

    小时候的自己, 脑海中曾今闪现出一个疑问: “ 其实我是谁啊?” 茫茫人海里, 为什么会有「那一个我」的存在? 头壳上露出了满满的问号, 可因为被当作是小孩的童言童语, 所以始终並没有得到大人们的解答。 仅仅含有几个字的一道问题, 但却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 #我是谁之寻找身份 当初是纯粹想知道 自己的「身份」(self-identity)。 根据埃里克森社会心理发展阶段, 这刚好只是少年处于 一段寻觅「身份认同」的时间。 因此在青春期的这时段 内心会容易变得焦躁不安。 须要同伴们的认同 及师长适当的指导。 但与此同时,在建立自我身份时, 这包括对自我观念及自尊心的发展。 ...
    中文文章

    断舍离:「懂得放下,才能拥有幸福」

    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 舍,舍去多余的物品。 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 相信大家对「#断舍离」 这新的词语不会感到太陌生。 但是,这有趣的生活方式究竟 有没有贯彻在大家的生活中呢? 应该只有极少数的人会有这习惯。 人毕竟是有感情的生物嘛, 对物品的回忆留念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反正感觉长期下来,对我们一点都没影响, 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呢? 在平常的生活中,也许不会察觉到。 可是在疫情期间,待在家久了过后, 也许会对因生活空间少了而易感到烦躁。 虽说如此, 但总还是会合理化地为自己找些借口, 例如:“哎哟,聪明的人房间肯定会比较乱嘛~” 还有在一些情况下, 不小心滑一滑「虾皮」 或「来赞达」后就买了一大堆物品。 “ 有优惠欸,不买才吃亏呢!” ...
    中文文章

    「不确定」只是种状态,不是结果

    「我不确定、我不知道、怎么办」 在被疫情阴霾笼罩的情况下, 向着学生们迎面而来的是; 「遥遥无期的网课」。 向着毕业生们迎面而来的是; 「被取消的毕业典礼、毕业后的求职」。 向着打工者们迎面而来的是; 「每天三餐的温暖、一堆接踵而来工作上的不顺心」。 除了疫情当下的恐慌, 大家还需面对比以往更加不确定的未来。 把这种紧张推向成另一种焦虑。 明明为了想要更好地把未来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就上网找了找些资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安心点 来摆脱那「不确定」的无力感, 但结果却又一次次地陷入了「不确定性」的 #恶性循环 中。 #不确定性也并非是种无意义的存在。 不管是正面或是负面的情绪, 都是助于我们生存而存在的。 只有深入思考其意义, 才能避免无意识地受情感影响及牵拖。 在不确定的情况下, 最频繁出现的错误思维方式即为 「#灾难性思考」, ...
    中文文章

    她是禁忌•也是女孩

    说到近期火爆的戏剧,当然少不了泰剧《禁忌女孩》之女主娜诺那令人上瘾的笑声。 注:文章里有些许的剧透,请慎入哦! #人性的选择 身为恶魔的女儿 — 娜诺可说是亦正亦邪的角色, 到人间的目的就是不断地去测试人性。 但要说她坏吗,她更像是一面镜子; 专门放大并且透射人性的黑暗面, 再用自己的能力使对方忏悔。 她从没有替任何人做出决定, 每一集中的主角其实有好多条路可以抉择, 但偏偏却选了作恶的这一步。 换位思考的话, 如果我们与主角们互换身份的话, 在被私心、利益和仇恨所驱使及蒙蔽的情况下, 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误入歧途呢? #道歉有用吗? 想特别谈谈第一季第二集中陷害娜诺的同学们, 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道歉,却相同地犯了一次又一次的错误。 「在这美丽的世界,我们都听过无数的道歉, 若我们犯了错,道歉后仍会犯更多错。 或许,道歉就是代表下一次仍会犯错。」 ...
    中文文章

    致「亲爱」的free-riders们:别以为静静不出声,我就忘了你们

    说到大学生的压力,怎么能不提起group assignments呢? 有可爱的「free-riders」们的存在更是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 “乐趣” 呢! 从一开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直到真正体会到那 “深刻” 的感受。 “人多好办事嘛, 但明明增加了人数, 怎么最后小丑竟是我自己呢?” 由于「#社会惰化」(social loafing), 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自由骑士, 那到底为何会出现社会懈怠的情况呢? ⁣⁣⁣ 来自法国的工程师林格曼曾为此做出了 称为「#林格曼效应」(Ringelmann Effect)的实验。 从拔河比赛的角度来看, 两边的实力都势均力敌, 它着重队员之间的全力合作。 只要队员们能一起同时尽全力去发力, ...
    中文文章

    “我并没那么优秀,我不过是个冒牌货”

    小时候受到称赞的时候, 会打从心里, 真心地觉得自己好棒哦! 但,不知怎么, 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 会发现有时候获得了成就和夸奖, 反而会有种莫名的多虑 及空虚感弥漫在心里头。 “呃,这次做得这样好, 不是因为我厉害, 只是凑巧运气好罢了。” “惨了啦,这次做得这样好, 下次达不到这个标准, 被人发现原来我实力不咋地的话, 岂不是很丢脸? ” #这种担忧有可能就是所谓的: 冒牌者症候群 (impostor syndrome); 也就是指内心深处含着「自己不够优秀」的恐惧。 即便有很多的外部证据证明本身的实力, 也没办法将这份肯定归功于自己。 ...
    中文文章

    “ 哭就代表我懦弱吗? ”

    “长大了,动不动还流什么眼泪啊~” #我就是想哭 可是,有时候我就真得忍不住了, 眼眶不听使唤、 眼泪也不受控。 我也不想给别人带来一种很弱的形象。 但,在那一刹那, 我就真得没法忍受, 我就真得只想尽情地哭,有错吗? 记得在有一次课外活动的会议中, 小组的组长和另一名队员有一些小冲突, 然后,队员一气之下就退出那个线上会议。 这时,组长突然就绷不住了, 麦克风开着, 大哭了起来, 过后,说了句: “ 对不起。” “ 干嘛要说对不起啊? ” “ 浪费了你的时间,还要你听我哭,有点丢脸。” ...
    中文文章

    我到底有强迫症还是完美主义?

    在日常中,蛮常遇见很多人在和朋友之间开开玩笑的时候会说:“哎哟,全部做到这样完美,有OCD咩~” 说着说着,大家就渐渐把OCD当成了一个新的形容词,通常用它来描述追求完美的性格。 但其实,强迫症实际上是一种精神疾病的诊断名词。 强迫症到底是什么? 强迫症的英语为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简称OCD。 强迫症是由侵入性想法/强迫思维(obsession)和强迫行为(compulsion)组成。 强迫思维可以被视为反复出现的想法而带给个案压力,强迫行为则是为了化解这些想法而出现的行为。简单来说,强迫思维会诱导强迫行为以减低所产生的焦虑。 强迫症会导致个案出现严重烦恼以致日常生活功能被损害,并严重地影响了生活质量。 一般上呢,我们在日常的生活当中,都会有一些无端端出现在脑海的想法。例如;如果我们也许会突然有一个想法,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很肮脏。但它也只是个当下的想法,我们也许不会多加理会,继续做其他的事情。 如图上所示,强迫症患者,也是会有侵入性的想法。只是这些想法会引起他们的焦虑和恐惧感,他们会想要压抑它们,甚至觉得这些想法很重要,或者是认为它们都是真的想法。 久而久之,这些想法就会变成 “强迫思维”。比如说:强迫症患者可能会一直有“我的手很肮脏 ” 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会因为他们的压抑,而持续着出现,让他们感到焦虑不安。为了降低强迫思维带来的焦虑,他们会付出很多时间,反复地洗手,或者是检查自己的手。而这个不断重复的行为,就是 “强迫行为”。强迫行为能带来短暂的舒缓,但是长期来说,会让患者的生活日常受到严重困扰。 对于被诊断患有强迫症的个案来说,他可能具有强迫思维或强迫行为的其中一个,但不排除也有两者皆有的可能性。 强迫症个案每天都需要面对反复出现及被焦虑诱导的想法。它并不像媒体所描绘的那样,当然有人可能会痴迷于卫生或对称方面,但它不仅仅牵涉着这一点。 强迫症还可能会以不同的方式出现,例如为了在出外前得到安全感,就必须做某件事,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便会觉得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患上强迫症的原因 关于导致强迫症的原因有很多理论。 ...
    中文文章

    「取消文化」等同于网路霸凌?

    “ XXX 大暴走,发飙离场!? ” 夸张且引人注目的标题, 留言里满声的谩骂及嘲讽, 好像已渐渐成为社会常态。 因为是公众人物, 就应该永远保持完美的形象。 一旦有任何差错, 就绝对无法被原谅, 永远都该被抵制。 这就是 #取消文化 (cancel culture) 。 #取消文化等同于网路霸凌吗?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 是现今盛行的网络现象,通常用于公众人物。 当他们发表引人反感且冒犯性的行为和言论后, 便会遭遇大量网民群起攻击及抵制, ...